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武陵文化

詩 酒 心靈 渾然碰發

來源: 時間:2011-12-14 13:09:49 ,歸屬于 共有0人閱讀

不論從哪一種角度來欣賞元代散曲家白樸的這首《中呂·陽春曲》,也不論我們怎樣評價它的藝術風格和審美境界,我們都必須承認它在不經意間涉及了中國酒文化和中國藝術精神的一個深邃命題:詩酒樂天真。

享受人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途徑。但對于文人來說,最為向往、最為推重的人生享受,恐怕還是頗有奢侈意味的“把酒細論詩”,詩酒傲王侯,詩酒樂天真。中國古代藝術一向注重一個“真”字,重視抒發真性情,表達真情感。這里所說的“真”,一是指內在的真實,即作家、藝術家抒發的情感確確實實是他所親身體驗和經歷過并為之激動和亢奮的情感,不是那種搔首弄姿式的矯揉造作,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無病呻吟,而是發自肺腑,出自內心,源于心底;二是指作家、藝術家在抒發情感時所借助的外在事物和物像具有客觀真實性,抒發的情感符合客體的真實及其內在規律性。

“詩從肺腑出”似乎只是一個簡單的藝術要求,但真正實踐起來并不容易。肺腑流出真性情,需要適宜的客觀環境,也需要作家、藝術家的勇氣和膽識。一方面,長期居于統治地位的禮教文化嚴重壓抑并約束了人們的真性情,使得人們的社會文化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變成了一場虛偽造作且冷漠生硬的人生表演;另一方面,長期的封建專制統治不僅對作家、藝術家的心靈和精神造成了嚴重的摧殘,而且他們動輒得咎,稍有不慎就會招致貶斥、流放,甚至惹來殺身之禍。他們終日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為生命的存續而憂愁,又怎么可能直抒胸臆,痛快淋漓地一展情懷?怎么可能把肯定有許多不合時宜的真實情感表露出來呢?然而,由于作家有意識地和酒親和,并且在創作中有意識地引入酒文化,借助酒的參與和介入,使他們得以暫時擺脫各種約束,忘掉許多不快,讓處于壓抑和扭曲狀態的精神情感獲得暫時的緩解與片刻的安寧,得以物我兩忘,進入真正自由的創作狀態。打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好像大腦配備一個“司爐工”和一個“工程師”,酒的麻醉作用使處于高級神經中樞的“工程師”睡眼惺忪,卻使“司爐工”處于情緒亢奮狀態,不時地往爐中添加燃煤。酒能讓人扯下虛偽的面紗,裸露出平時難得展示的真面目,達到“杯酒見人心”、“酒后吐真言”的效果。

從這種意義上說,酒是大腦的“司爐工”,是打開人們心扉的鑰匙。人們在似醉非醉之中,最容易流露出真誠坦蕩、率性而為的真實靈魂。當代臺灣著名作家羅蘭女士就曾說,酒至微醺人容易飄飄然,對外界人為規律的顧慮便可放松,這時心緒昂揚,感情奔放,可以想所欲想,言所欲言,把心底一些真實的感受,誠誠懇懇的感情,一股腦兒傾瀉出來。這時所寫的詩一定是直言無隱、全然發自感情的真詩。

【轉載于網絡】

 

共有2條信息 2/2  首頁 上一頁   1 2  
版權所有:湖南武陵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HuNan WuLing Spirits Co.,LTD 湘ICP備123322421號
回到首頁 企業介紹 招賢納士 聯系我們 防偽查詢
双色球开奖记录